河北快3APP > 专栏

【专栏】背靠传统银行而生的金融科技公司,出路在哪里?

新流财经 · 零壹财经 2020-02-13 17:15:22 阅读:3014

关键词:P2P优卡贷民生电商民生银行金融科技

2020年的春节,一场病毒肆虐了中国的土地。这场看似与金融行业没有直接关系的灾难,却让后方坐在家里的金融人士心里不安。 他们有强烈的预感,疫情下一步将冲击传统金融行业的业务发展,只有更为开放和科技化,才能拯救传统金融机构在时代变迁和突发事件当前的应对能力。 越来越多的...

2020年的春节,一场病毒肆虐了中国的土地。这场看似与金融行业没有直接关系的灾难,却让后方坐在家里的金融人士心里不安。

他们有强烈的预感,疫情下一步将冲击传统金融行业的业务发展,只有更为开放和科技化,才能拯救传统金融机构在时代变迁和突发事件当前的应对能力。

越来越多的银行设立金融科技子公司来进行金融科技道路的探索,但若要论其成绩,则没有几家出众者。

这些背靠传统银行而生的金融科技公司,出路到底在哪里?

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可以从今天要讲的案例身上,窥见一二。

早在2015年兴业银行成立第一家金融科技子公司之前,其实还有一个特殊的案例,代表了传统银行向互联网金融、科技金融探索的典型历程。

在这个案例中,我们既能看到传统银行人创新的思维火花,也能看到困住他们的围城砖瓦。

带着光环和运气的出生

2013年,民生电商这个品牌绝对是带着光环和运气出生的。

据悉,民生电商的出现,和商界传奇大佬——原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有关,当时董文标的初衷,其实是想设立一家公司来开展电商业务。

当然,在互联网金融元年,民生电商的诞生,其实代表了较早一批传统银行对线上商城这类金融场景生态布局的重视,和对互联网金融的探索。

2013年,民生电商最早的运营主体民生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成立,注册资本30亿元。2015年民生电商控股(深圳)有限责任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7.71亿元。

这两个主体的大股东均为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民生银行)旗下的民生加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更不乏像复星集团、新希望、巨人集团等知名的“民生系”股东。

紧接着,在民生电商诞生的第二年,董文标就告别民生银行去中民投了。

同年,民生电商跟上互联网金融的潮流,搞起了P2P平台“民生易贷”,正式上线不到两年,民生易贷全平台交易额就突破了200亿元。

后来,民生电商在零售金融业务上尝试了颇多场景分期业务,和针对特定人群的现金贷款等。

2018年,P2P平台民生易贷在相当不错的估值情况下,拿到了4亿元的A轮融资。

可能董文标当初也没想到,民生电商最先火起来的不是电商,却是互联网金融业务。

而民生电商最初,以“金融创新”+“场景服务”为核心发展战略,从民生银行体系内部的网上商城业务开始,尝试多种服务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业务。

6年多以来,民生电商旗下上线了包括民生易贷、民商智惠、民熙物流、瑞服科技等业务,业务类型包含了金融、电子商务、人力资源、通讯、供应链等等丰富板块。

不过,民生电商的场景业务除了供应链可圈可点,其他则乏善可陈,互联网金融业务反倒成为了民生电商的亮点。

2013年,金融科技还没有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标签。但现在,不管从基因还是从业务成果上说,这家看起来很有“场景”特征的金融科技公司,经历六年多的探索后,更强的还是金融属性。

所以,说它是银行背景金融科技公司的一个特殊案例,并不为过。

而这个案例更大的意义在于,它已经走过了很多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弯路。

金融科技公司的路,要自己走出来

从民生电商创立的历史中,可以闻到越来越浓的金融基因,其中既有“民生”的原始色彩,也有“创新”的思维火花。

从最初的电商战略,到如今以普惠金融、金融科技、供应链金融构建的金融业务战略布局,民生电商也在随着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潮流起起伏伏:

它走过了场景服务、P2P、小贷、金融科技的路线。

开头的几年间,民生电商在个人金融业务的布局节奏一直不算快,但幸运的是,它一直在改变。

直到2017年底,P2P大势已去,为银行提供的场景服务后续成绩并不突出,民生电商才开始掉转船头,认真布局起资产端业务,在武汉拿到第一张网络小贷牌照,注册资本5亿元。

此外,能被拿来用的,是民生电商旗下通过各个子公司持有的多张商业保理牌照和融资担保牌照,注册资本大都在数千万元级别。

同时民生易贷压降加速,根据其2020年1月的运营报告,民生易贷借贷余额仅剩2.46亿元,累计借款人数55.07万,当前借款人数19237人。

要说互联网金融,民生电商也是有实践基础的。不过仔细看,就会发现,民生电商以前的各项个人金融业务,除了P2P,体量都没做大。

这给所有的银行系金融科技公司都提了醒,无论你背后是哪家大行的资源和品牌背书,都需要修炼好内功,才能撬得动。

转了一圈,民生电商还是跳回了金融的圈子里,顺应时代去摸索创新。

2019年11月,民生电商发布普惠金融平台——民生助粒,新推出了线上个人贷款产品“助粒贷”。


实际上,在这之前,民生电商曾经上线过一款民生银行员工贷款“优卡贷”,也就是今天这款“助粒贷”的前身。

但据多位接近民生电商的人士透露,优卡贷通过民生银行内部员工的白名单模式展业,由于通过率较低,风格偏向于保守,业务规模并没能发展壮大。

但现在,助粒贷走出了民生银行的体系。据悉,民生电商也在尝试与一些第三方小微金融渠道合作,挖掘外部小微客户展业。

好像到2020年,民生电商的自我定位,比起6年前明确了很多。

2018年5月,民生银行真正的金融科技子公司“民生科技”诞生,民生银行现任董事长洪崎介绍,民生科技的使命是,要打造崭新的“科技+金融”生态圈。
跟后期民生电商的战略定位,甚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作为独立于民生银行之外的“兄弟单位”,民生电商和“民生科技”的使命或许生来就是有差异的。

其实,是做纯科技能力输出,还是利用科技进行业务经验输出,或利用科技将业务资源输出,又或是其他类型的输出,金融科技跟金融科技之间,可以有很大的不同。

而现在,他们之间的差异则需要更明确了。

传统银行光环造就金融科技的“围城”

如果说背靠民生银行是民生电商的光环,那这个光环的分量一定不轻。
一支根植于传统银行的队伍,在2013年独自举起电商的大旗,向互联网的道路上转型,当然是痛苦的。

2013年民生的线下社区网点模式探索失败被监管叫停,同年12月,民生电商的董事长尹龙就从民生电商“闪电辞职”了。

尹龙离开后,时任民生银行武汉分行行长的吴江涛接棒,后成为民生电商的新董事长至今。

在2016年12月的一次论坛上,民生电商旗下场景营销方案业务板块——民商智慧的董事梁笛谈到民生电商做电商的初衷,是想“让银行拥有属于自己的交易场景”。

只是让一群搞金融的人把电商场景做大做强,这个理想实现起来有根本上的难度。而尹龙,大概是很早就明白这一点了。

当时的民生电商作为拥有独立法人的创业公司,它的独立性和市场化程度都理应被寄予厚望。

可在民生电商的定位中,民生银行被定位成了它的长期战略合作伙伴——连品牌logo都用一个的战略伙伴,可见关系之紧密。

查看民生电商的管理团队资料可以发现,其大部分管理层人士都出自民生银行体系内,而民生电商的很多业务,也都跟民生银行有交叉。

遗憾的是,由于母行本身在互联网化、科技化的探索步伐没有走在时代前列,这个看似被挪到银行体系外的创业公司,一时之间,也没能甩脱基因里自带的束缚。

以科技之名,被囚在传统金融的围城,这大概也是很多银行背景的的金融科技公司,诞生以后最大的苦恼。

也许很多金融科技公司的团队都曾产生过新鲜又活跃的idea,但在母行并没有真正秉持“开放”理念的时候,它们都被暴晒在热辣的阳光下,迅速过期变质,灰飞烟灭。

至于市场化,也只有在金融科技公司真正拥有高度话语权,股东和金融科技公司本身都敢于放开束缚的时候,才有可能实现。只有这样,才会有推动金融科技公司反哺传统银行的那一天。
零壹财经·零壹智库、数字资产研究院和中国投资协会数字资产研究中心联合出品《区块链时代必备:数字货币极简课》,疫情期间,只收49元,就可以收听30堂音频课。经济学家朱嘉明等大咖强烈推荐,全面认知数字货币。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收听。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游客

自律公约

所有评论


资讯河北快3APP

  • 48h
  • 7天


专题推荐

more

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共20篇)

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共15篇)

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共18篇)



耗时 714ms